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泉流韵

努力打造全国一流的文学艺术馆

 
 
 

日志

 
 
关于我

原名郭进拴,笔名智泉、郭笑。河南汝州人。1980年参加工作,曾任《乡音》主编,,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现为平顶山学院客座教授,著有长篇小说《美女山,美人河》、长篇报告文学《湛河大决战》等50余部,累计发表作品2000多万字,有164篇(部)作品获奖。其中剧本《无品乡官》获《中国作家》一等奖,《鹰击长空》获《人民文学》二等奖,长诗《寒夜哭母》获《文艺报》一等奖等。1992年获河南省首届优秀文学组织工作者奖。2005年被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授予全国优秀宣传干部荣誉称号。

网易考拉推荐

【郭进拴原创】 月季湖观鱼  

2017-03-29 22:13:05|  分类: 新城区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暖花开时节,我又一次来到了平顶山市新城区的月季湖。湖面上都是凋谢的花瓣,在无风和水流静止的时候,花瓣静静地躺在湖面上,别有一番景色。正应了乾隆皇帝在“花港观鱼”碑阴面所题诗句中的“花著鱼身鱼嘬花”。只不过如今月季湖里的鱼养大了,喂肥了,不再稀罕湖面上的花瓣,再难现“花著鱼身鱼嘬花”的景象了。
       走近月季湖的观鱼区,远远望去,火红色的鱼儿挤在一块儿,红艳艳的,煞是好看。我挤进人群,往月季湖上游的入水口一看,呵!鱼可真多啊,一条条肩搭肩,鳍碰鳍,摇着尾巴,簇拥在一块儿,密密麻麻的,足有两三千只!这里的鱼大部分都是鲜艳的红色,也有几只是醒目的黑色,耀眼的白色。那条粉红色的金鱼,尾鳍上有金黄、乳白二色,边缘还镶着一条黑色的边,摆动起来就像薄薄的彩纱一样飘荡在水中。鱼在水中嬉戏追逐,自由自在地,好不快活。我掏出特意从家里带的两个馒头准备“犒劳”一下鱼儿。我将一个馒头分成好几部分,一块儿扔下去。馒头刚落水,鱼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冲刺过来抢馒头吃。一眨眼功夫,馒头就被抢劫一空了。第二个馒头,索性我就整个扔下水去。馒头还没落水,有的鱼儿就奋力一跃,跳起来抢馒头吃,看着这副情景,我心中暗叹:好一幅“鲤鱼争粮”图啊!馒头落水了,鱼儿们争先恐后地挤了过来,你一口,我一口地咬馒头,不时发出“叭叭”的响声。可离馒头远的鱼儿,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馒头被伙伴吃得一干二净,却又无可奈何,但又满怀向往……看见了五彩斑斓的鱼儿:红的、黑的、斑斑点点的……我最喜欢一条五颜六色的,它身体是粉红色的,鱼鳃是紫色的,鳞片有些是银色的,鱼翅、尾巴长长的,像仙女的丝带,我称它为“嫦娥”。我先买了一包爆米花,我喂了几粒给鱼儿,鱼儿们争先恐后的去抢:有的跳了起来,有的挤了过去,还有的钻了过去……仿佛在说:“给我吃!不许抢!”一条“鱼王”游了过来,它一口吃了三个爆米花,它快速的一游,又把几个爆米花吃了,差点吃了我最喜欢的那条鱼,我吓得冒了一身冷汗……

    静观月季湖红鲫鱼的自得其乐,脑海里想到了庄子在《秋水》中的一句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境由心生,我快乐鱼自然快乐。纵观人生,不外乎有两种,一种为享受型,一种为奋斗型。享受型人生需家底殷实,工作、房、车一切事情父母亲给安排的顺风顺水,他们就像出生在苹果树下面,无需亲自去经风吹日晒栽树、浇水之苦,无需等待开花结果果树已硕果累累,如缸中之鱼,无寒暑之侵害;无风浪之担忧;无深潭之危险;无肚饥之难耐。虽无江河之舒畅,却也波光粼粼,安矣。

       奋斗型之人,一般都出生在勤劳世家,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感知着人世沧桑,知道只有汗滴禾下土老天爷风调雨顺才能收获到粮食,家里人才能衣食无愁,兄弟们才有学费上学,知道父母的皱纹是为了生活愁出来的。他们的人生就像生活在江河里的鱼,无情的风浪经常会抽打向他们,他们必须去奋斗拼搏,为了跃过龙门不停地练习着一次次奋力跃起,石头划破了鳞片流出了血也无所畏惧,会更坚强地再一次奋力跃起,直至跃过龙门。他们的人生在奋斗中饱尝了人心之多窍,亲手栽下树苗,担水浇树,施肥除草,寒暑无阻。耐心地等待着开花结果,他们吃着自己耕耘奋斗到的果实,甜蜜蜜的心儿感受着收获的幸福与喜悦。在这样的环境里,观鱼其实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忙碌疲惫了的你可以独自感受这来自异域的乐趣。抢眼的光束,曼妙的水草,忙碌的氧气,鱼儿们的世界洒脱,安逸。他们呼吸着沁脾的空气,贪恋着如命的纯水,享受着两种人生无需论辨,境由心生,有风浪就有弄潮儿,风雨过后才会有彩虹,经过干旱的植物,根才会扎的更深,只有勤劳的耕耘才会有收获,经历过人世沧桑的阅历,才会有饱满的人生。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到:“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物因我而有色,山因我而显峻,水因我而有声,虹因我而成桥,梅因我而有情,竹因我而有神,花因我而有香,只有搏击过苍穹的雄鹰才知道宇宙的博大。
    我看见过游赏过清澈见底的太湖,玩赏过水平如镜的西湖,却从没看见过月季湖这样的水。月季湖的水真清啊,清的可以看见水底的草;月季湖的水真静啊,静得像一面镜子;月季湖的水真净啊,净得像一颗耀眼的水晶。穿过竹林,绕过雪松,前面是一片大草坪。草坪周围种植了高大挺拔的雪松和浓密常
绿的广玉兰林带,使之同周围的景区分开,隔离噪声。这种用植物来分隔空间的处理手法,突破了中国传统的以墙、篱等建筑划分空间格局的形式。草坪北临月季湖,从这里可望见对面的月季林。运用借景手法,突破了有限的园界,伸展了园林景色。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我又到月季湖来观赏可爱的鱼儿们!
  这样的水养着这样的鱼,这样的鱼点缀着这样的水,再加上碧蓝碧蓝的天,月季湖中金鱼布方阵,花瓣飘飘落,让你感觉是走进了天堂。湖像一匹巨大的、蓝得发亮的缎子,春风吹拂,满湖绽开着朵朵小小的白浪花。
       月季湖是绿的,像一块无瑕的翡翠闪烁着美丽的光泽。
       月季湖是活的,层层鳞浪随风而起,伴着跳跃的阳光。在迫逐,在嬉戏。那种缱绻与脉脉的情愫立刻从心底浮出,顿觉身轻脚浅,若踩踏在云水之中,飘逸般地倾听着鸟的和鸣,品嗅着花的馨香,观赏着鱼的快乐。这样的氛围,很快惹起了我对游鱼的痴情与眷恋。这里的鱼很多,主要有金鱼、红草鱼、拉丁文、空鸟儿、火炬、蓝星、红箭、黑马丽、霓虹灯、紫燕、白燕、黑燕、七彩燕……听着这一个个的名字,就环佩叮当飞光溅彩的逗人喜爱。远远望去,那月季湖宛然一袭蝉翼似的纱幔,眸光穿过纱幔,隐约可见尾尾游鱼翩然快活的逍遥之状。白色的游鱼像风中飘闪的雪花,色彩斑驳的游鱼像明亮的玻璃屑般,闪闪灭灭的。这叫我的意想里流荡出一种妙曼而奇异的璀璨。走近时再瞅;那蝉翼似的帘幕被猛地打开一般,尾尾的游鱼,一个个小美人似的,黛眉朱唇,面若桃花,衣袂飘飘而腰姿款摆,乐哉游哉地迈动着模特似的猫步。游快时,疾而有致。游慢时,幽雅而嫣然。在它顾盼留离回环往复之时,简直是矫健增辉而气若幽兰了。这样的一个过程,把美的概念渲染到了情貌并佳的极致。
       这是一支生命的歌,这是一首瑰丽的诗。月季湖里的游鱼陪我并且感受着它生命里那美的韵致。我习惯把游鱼想象成一个缄默而内心丰富的人。游鱼漫游在月季湖内,在属于自己的空间范围里,以裸露的姿态演绎着生命的强悍。从诞生到死亡,一如既往地承袭着江河湖海里同类的本性,乐观而向上,对生命的荣辱与衰败视若无睹。弱小的躯体始终那么从容与满足,并将流光异彩泼洒于观赏者身上,将一个明亮的思想诉诸在闪烁的鳞片中。这一刻,我会同月季湖游鱼一样地凝眉蹙目,让湖水似的思维奔腾甚至咆哮。
       我站在月季湖南岸的亭子里俯首观鱼,在我的感觉里,游鱼是被人类囚禁了的人。我们为了一己的私念,赏玩它以至用它换钱,剥夺了它的自由。可是,体现在鱼身上的却是一种随遇而安和超越红尘的潇洒风度。既看不见它的怨艾,更找不到它的愤恨。正如《圣经》里的一句话:“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这么想的时候,脸红耳热的愧疚里充满了对鱼的钦敬仰慕之情。也就在前几天,我读过一本古书《山海经》。现在看着这月季湖里的游鱼,忽然觉得这里的鱼或许就是书里记载的各种鱼类的进化吧,不同的是一个丑,一个美。书中载有许多怪模怪样的鱼,比如:《南山经》里记载英水中产一种名字叫赤需的鱼,形状像鱼,却长着一张人的面孔,声音像啼叫的鸳鸯。《西山经》里记载说有一条名叫观水的海洋里,水里出产一种鳐鱼,鱼的身子,鸟的翅膀,苍色斑纹,白色的脑袋,红色嘴壳,发出的声音好象鸾鸡一般。并且可以从西海游向东海,晚上可成群结队地飞起来。《北山经》里记载名叫诸怀水里出产一种脂鱼,鱼的身子,狗的脑袋,声音叫起来,就像婴儿啼哭一般……这样的鱼不仅长相丑陋,而且想象它的样子是非常吓人的。谁知,美丽的鱼居然被我们用来寻开心寻乐趣。我在想,我们人类也许就是这类丑陋的鱼的变种吧?因为,美与丑永远是一种对立。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在跟美过不去,甚至有一种仇视。与人相比,鱼的生命更短更脆弱。这时我看到了月季湖里那条死了的鱼,我发现鱼漂在水面,用鱼网捞出,并未马上扔掉。我望着鱼的尸体,心生一种怜悯。这么美的生命居然是这么的短暂。由此我又想到人类在海河中捕鱼的情景,觉得人真的是太残忍了,世界的虎豹豺狼毒蛇猛兽可能也比不上人的残暴。有一次逛菜市场,见到卖鱼的把一条活脱脱的大鱼从水里捞出,摁在地上就用雪亮的菜刀刷刷地刮去鳞片,直到鳞尽鱼死。每见了这样的场面,心就突突地发颤。被刮的鱼大都是一种鲤鱼。这让我想起关于一些鲤鱼的传说。据说,鲤鱼是古人视为传书信之物。孟浩然“尺书能不吝,时望鲤鱼传”,蔡邑“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辛弃疾“别浦鲤鱼何日到,锦书封恨重重,海棠花下去年逢。”想到鲤鱼的功劳与神奇,心涌的抱不平,奔泻流转地搅动着我愤恨的神经,真想上去夺刀相救。甚至在很多时候我就把自己想象成了一条鱼。
       月季湖湖面在阳光照射下,闪耀出金刚钻、绿宝石般的光芒,耀得眼睛睁不开。月季湖那平静的、玻璃似的、虹色的湖面,与其说是像水,不如说是像油——像熔化了的玻璃。月季湖满盈盈的湖水一直溢拍到脚边,却又温柔地退回去了,像慈母抚拍着将睡未睡的婴儿似的。月季湖满湖碧绿的水像一匹舒展的大锦缎。月季湖湖面清悠悠的像起皱的绸子。
       月季湖面上满铺着一层水浮莲。开着金光闪闪的小黄花,仿佛天公特意为装点湖面,往上边撒了一层金星似的。月季湖叠锦般的波浪,四处泛光的绿水像一张松软平滑的床,轻轻地托住了红得像个娃娃脸的太阳。
      月季湖水晶莹如镜,清洁如玉 。古人云“水是山的血脉,故山得水而活;山是水的颜面,故水得山而媚。”月季湖与周围的假山、林木交相辉映,使整个公园充满了灵气。而湖中曲折的廊桥,飞檐挑角的亭子,岸边植满了各种奇树异花,使月季湖更显高雅。湖中彩色的鱼,湖面上飘舞的花瓣,湖中生长的荷花、睡莲,天空飞翔的水鸟,还有四周观鱼的人群,更使月季湖充满了活力。
  月季湖中的鱼是彩色的,有红色的、白色的、身上带斑点的,让人眼花缭乱。今天平顶山白龟湖湿地公园中虽然游园的人不多,但是聚在月季湖观鱼的人倒不少,有好几百人。有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有怀抱婴儿的美丽少妇,有手拿遮阳伞的秀美少女,有头戴遮阳帽的女士,有大腹便便的男士,更多的是叽叽喳喳的天真儿童。当然,也有我这样的闲人。观鱼,孩子是主角,一个孩子旁边总跟着几个陪伴的家长。喂鱼的食物很简单,就是普通的馒头、面包,一点食物扔下去,马上有一群鱼儿聚集争食,有的甚至会将头伸出水面。
  “快看呢,那里游来一条大白鱼!”一位妈妈对着孩子喊。
   “在哪里?哎呦,这么大一条鱼啊!”
   “妈妈,他是大白鲨吗?”孩子充满稚气的声音让人感到好笑。
  “快看,那里又游来了一只野鸭子!”一个孩子喊道。
  可能是受到食物的吸引,远处游来几只野水鸭。不一会儿,野水鸭游到了岸边,鱼鸭争食开始了。
  有一位女士拿来了一大袋的食品,有馒头、烧饼、薄饼、糕点,据说是放在家里时间长了,没有人吃。因为食品较多,这个女士也没有将馒头、烧饼等掰碎,就直接地扔进了水里。那么大的馒头和烧饼鱼怎么吃呢?我心里有很多疑问,甚至边上有人将疑问提了出来。但是,事实证明这对于鱼群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只见一个馒头扔下,马上就有一群鱼去争抢。在鱼的撞击下,馒头随水漂流,而鱼则逐水而行,湖面上激起阵阵浪花。在鱼群的争抢下,馒头渐渐变小,变碎,消失不见了。看着这位女士袋里的食物尚多,周围有些大人、小孩尝试着讨要鱼食,这位女士也很大方,有求必应。一时间,大石头上的人们兴奋了起来,大石头下的鱼也兴奋了起来,哗啦啦的水声当中,鱼群翻滚,红云浮动。
  看着鱼群在追着一块馒头争抢,有的馒头甚至已有点发霉。我不禁感慨,可怜的鱼啊,为了一块发霉的馒头,抛头露面,相互撕咬,值得吗?当然,鱼是不懂得这些的,这或许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可我们人呢?有时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争来抢去值得吗?
  在月季湖观鱼的人群尖叫声不断,而我则用手中的照相机拍个不停,我要将这精彩的瞬间留下来。我不停地调整着角度,兴奋地拍着。我来到湖岸上,湖边的桃花开了。白色的、深红的、粉红色的桃花,碧绿的月季花叶子,红色的花蕾,绿色的树叶,美得让人陶醉。透过花海远观湖中的小亭,看着在月季湖观鱼的人群,可真的是让人恋恋不舍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