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泉流韵

努力打造全国一流的文学艺术馆

 
 
 

日志

 
 
关于我

原名郭进拴,笔名智泉、郭笑。河南汝州人。1980年参加工作,曾任《乡音》主编,,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现为平顶山学院客座教授,著有长篇小说《美女山,美人河》、长篇报告文学《湛河大决战》等50余部,累计发表作品2000多万字,有164篇(部)作品获奖。其中剧本《无品乡官》获《中国作家》一等奖,《鹰击长空》获《人民文学》二等奖,长诗《寒夜哭母》获《文艺报》一等奖等。1992年获河南省首届优秀文学组织工作者奖。2005年被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授予全国优秀宣传干部荣誉称号。

网易考拉推荐

【郭进拴原创】 红色首府的难忘记忆  

2017-04-16 16:45:53|  分类: 游遍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省信阳市新县,属鄂豫皖三省交界处,位于绵绵八百里大别山的腹地,这里是红军的故乡,是将军的摇篮,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和将军县。
       2017年4月10日下午,我们参加平顶山市宣传干部培训班的98名学员,冒雨来到了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参观学习。
       博物馆坐落于新县城关,依山傍水,气势宏伟,古朴庄严。
       站在博物馆牌匾前回望,英雄广场上彩旗飘飘,不远处的英雄山,一座火红的塑像矗立在山顶。
       我们的带班老师吴超介绍说,这座塑像的名字叫“飘”。塑像由8个红旗造型的部件共同组成,代表着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走出的8支红军部队;整座塑像高21米,象征着从1926年新县成立第一个党小组到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21年。
       新县曾是鄂豫皖苏区首府所在地。在新县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三支主力红军部队,留下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战斗足迹,为中国革命的胜利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壮丽诗篇。
      走进博物馆,迎面是一幅巨型浮雕,下刻5个鎏金的大字“风云大别山”。按照4个展厅的陈列顺序,一条从初步形成鄂豫皖苏区,到新县(时称新集)成为鄂豫皖苏区首府,再到坚持大别山斗争,最终迎接全国革命胜利的历史脉络清晰展地现在我们眼前。
       当我们站在吴焕先烈士的照片前时,这里的讲解员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感人的故事:
        肥沃的土地、静静的河流、巍峨的大别山,都是大别山人的骄傲。可是在上个世纪初,这里却流传着一首辛酸的歌谣———

                    辛苦一块田,
                    死活奔一年,
                    粒粒米粮血汗换,
                    地主来侵占。

         1926年,吴焕先回到了家乡,看到乡亲们连红薯都吃不饱,他毅然办起了“红学”,训练农民自卫武装,并成立了农民协会。通过斗争,当地农民的觉悟提高了,点燃了革命的星星之火。
        1927年5月,当地大地主陈日辉带着地主武装反扑,指使手下恶霸将吴焕先的父母、哥嫂和弟弟全部杀害。吴焕先忍着巨大的悲痛,领导农民武装与陈日辉血战了7天7夜,终于打败了这股反革命武装。
       1927年9月,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传到了黄安(现在的湖北红安)、麻城,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吴焕先等人迅速制定出黄麻起义的计划。随后,召开了万人暴动大会,逮捕了土豪劣绅,揭开了黄麻起义的序幕。同时,吴焕先等人还筹集大洋、赶制枪支大炮,为黄麻起义做好了准备。
       1927年10月,震惊全国的黄麻起义爆发了!
       作为起义的领导人之一,吴焕先带领突击队攻入北门,生擒伪县长,打开监狱释放了被捕群众,大别山区的第一个人民政权诞生了。此后,工农革命鄂东军转战于大别山区,并在柴山保开辟了鄂豫皖地区第一块农村革命根据地。当时担任鄂豫边领导人的吴焕先,领导当地农民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制定了土改文件,大别山区的革命斗争再掀高潮。
        1932年,敌人集中了15个师的兵力“清剿”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形势非常严峻。时任鄂东北游击司令的吴焕先找到沈泽民、郑位三等同志,建议把分散的红军、游击队、伤病员集中起来,组建红二十五军。在仅仅两天的时间里,吴焕先以他卓越的组织才能召集了7000多人,继而把军部、两个师、五个团全部组建了起来。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根据中央指示实行战略转移,在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的率领下开始长征。蒋介石闻讯急令10万大军围追堵截。1935年8月,红二十五军翻越六盘山,绕过平凉直抵泾河边上的白水镇。这时,敌三十五师的骑兵团及208团数千人突然从西峰镇猛扑过来,红二十五军决定南渡泾河,佯作夺路入陕,把敌人从泾河沿岸调离,然后再趁机渡河,挥师北上。这一战打得勇猛顽强,把敌人从塬上压到沟里,敌团长被击毙,敌208团千余人全部被歼。
        然而,就是在这场战斗中,吴焕先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战士们将他的遗体掩埋在陇东高原,含着热泪继续北上……
       这里的讲解员说,在鄂豫皖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感人的故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由原国家主席李先念题写,博物馆采用仿古式现代建筑,依山傍水,气势宏伟,为秀丽的山城新县增添了别样风采。走进博物馆典雅庄重的大院落,苍松翠柏尽收眼底,两侧的英雄山和凤凰山沉默不语,成排的坦克、飞机、大炮在安静思考,英雄们的雕塑是如此的栩栩如生,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在我胸中激荡开来。拾级而上,就是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展馆。进入展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色大别山”的浮雕墙,它向我们展示了革命先烈们为了革命的胜利在战火硝烟中前进的场景,这幅浮雕使我们对那些为了革命、为了党、为了新中国而捐躯的烈士们产生了一种仰慕之情。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所创建的革命根据地之一。她的前身是鄂东根据地、豫南根据地和皖西根据地。1931年,红军攻占光山县新集(今新县县城)后,将三个根据地连接成鄂豫皖苏区。当年11月,建立了红四军。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以大别山为中心,最盛时期包括周围20余县,成为仅次于中央苏区的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整个展览共由九个部分组成,分别是:序厅、第一部分大别风雷星火燎原、第二部分红军摇篮将军故乡、第三部分红色苏区共铸辉煌、第四部分红色土地坚苦卓绝、第五部分江淮抗战中流砥柱、第六部分中原突围铁流千里、第七部分千里跃进伟大壮举和结尾厅将星璀璨。
       1934年,鄂豫皖根据地被敌封锁包围,苏区日益缩小,红军处境日益艰难,中央决定红二十五军转移,建立新的根据地,以求发展。1934年6月程子华从瑞金去鄂豫皖根据地。11月11日鄂豫皖省委在河南光山县花山寨召开第十四次常委会,决定红二十五军实行战略转移,省委随军行动,留红二十八军在根据地坚持。红二十五军随后出发长征。在20多天的时间内,红二十五军长驱千里,以不足3000人的兵力,粉碎了几十倍于己之敌的围堵,几乎每日作战,顽强地打开了西进通道,不仅保存了红军的有生力量,而且有力地支持了红二十八军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减轻了川陕红军的压力,并为开辟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创造了条件。
        接着,我们在吴超老师的带领下参观了千里跃进大别山陈列室和鄂豫皖苏区将帅馆。地处大别山革命老区的河南省新县是我国著名的将军县,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和首府所在地,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等红军主力部队。该馆展出了从鄂豫皖苏区走出的349位将军的生平事迹、革命文物和历史照片,并成为一处“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在将帅馆中,看到那些为了革命而牺牲的少将、中将、上将、元帅,不禁使我们发出了“新中国的成立来之不易,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也来之不易,我们要倍加珍惜用先烈生命换来的幸福,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成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为祖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最后,我们参观了中国女红军展馆,看到这些巾帼女英雄真的让人惊叹不已。
        行进在新县这块遍地英雄的土地上,我们激情澎湃,热血沸腾。下雨的天气反而更激发了我们的斗志,与英烈先辈流血牺牲相比,我们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呢?!大家在交流时,探讨的话题非常集中:是什么力量和信念,让老区人民毁家纾难,戮力支前,“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口粮做军粮、最后一个儿子上战场”?他们为何用满腔热血和身家性命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鱼水情深,民心所向。历史已经给出了完美答案。老区人民的勇气源于希望,希望源自信任:一个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写进了党章的党,一个把人民利益镌刻在旗帜上的党,是值得我们为之牺牲和奋斗的!
       不怕牺牲,是大别山精神的真实体现;不断创新,是大别山精神的力量源泉。
       在革命战争年代做出巨大牺牲的大别山人民,没有沉湎于血染的风采停止前进的步伐,没有躺在功劳簿上等靠要,在新中国成立后建设、改革时期,表现出了令世人刮目相看的锐意进取精神。
       当我们漫步在新县高楼林立的潢河岸边,不由感慨沧海桑田、老区换新颜的快速变迁,不禁为之击节叫好!
        一个民族需要民族精神,一个时代需要时代精神。发端于大别山革命老区、长成于大别山大地的大别山精神,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别山精神不断增添新的元素,赋予新的内容。在其丰富的内涵中,有一个“内核”历久弥新从不曾褪色,历经千难万险从不曾动摇,那就是对党和党的事业无比坚定的信念。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如何传承、弘扬大别山精神,已然成为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新课题、新使命。在移动互联时代,社会思想日益多元、舆论生态深刻变化,大别山革命老区行,对于我们平顶山市的宣传干部而言,无疑明确了今后的努力方向:永远跟党走,与人民群众在一起,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
        大别山的土地是红色的土地,大别山的人民是英雄的人民。
       站在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我心潮激荡,热血沸腾,浮想联翩,思绪万千:

  是的,当我躲在某一时间,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

  当我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和事;

   没有人不爱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的,不爱曾经,不爱可如生命的记忆。

    ——如果我过奈何桥,就绝不喝孟婆汤。因为,我爱回忆,那些残留在心灵深处,花一样华美,有如花一样脆弱的记忆。

  那些记忆或黑或白,或大或小,或完整或残缺,即使是撕破了的碎片,也张张记录着鄂豫皖苏区革命斗争的历史。

   它们,不,应该称呼为她们,拥有永恒不变的美丽容颜的她们,恍如月光下的薄冰,虽然不堪一击,却仍然透明,如此的单纯不已。她们散发出令人心头一颤的微光,她将辉煌的照耀我们将来的传奇,一个个被标上未知数的奇迹...

   如果记忆如钢铁般坚固,我该欢笑,还是哭泣?

   如果钢铁如记忆般腐蚀,那这是欢城,还是废墟,我拥有回忆,一寸寸渐渐拔节,再渐渐腐朽的回忆。

    我拥有回忆,一枚枚缓缓升起,再缓缓坠落的回忆。

    我拥有回忆,一朵朵悠悠挪移,再悠悠止步的回忆。

    我拥有回忆,一注注慢慢清澈,再慢慢浑浊的回忆。

    我拥有回忆,一绺绺徐徐扬起,再徐徐散落的回忆。

    我有过去,宛如蔷薇花热烈绽放的流年。

    我有过去,恍如水晶石砰然断裂的年华。

    我有过去,犹如羊皮纸悄然泛黄的时代。

    让我们留住记忆!雕刻记忆!

   鲁迅说过:“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路,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路,大的路、小的路,直的路、曲的路,长的路、短的路,经的路、纬的路,空中之路、地上之路,大河之路、大江之路……

     路,宏阔向阳,是这方山水间的民心所向!

     路,稳定持久,便于承接载物,便于纵横发展,也便于向远方延伸!

     路,却是那般盘曲起伏,那般坎坷泥泞,多么像一首绵密冗长的抒情史诗啊!

     多情却素昧,冷酷却热烈!

     现实写成了历史。

     现实已写了多年。

     现实还在书写着!

   关于路,长歌短吟,仿佛都在并不平仄的绕口令之中;关于路,短吟长歌,却又好像在抑扬顿挫的和谐之中!

   英雄的大别山人民,已形成了克难攻坚,不断进步的文化。大别山人靠着自己的雄才大略,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那是一条通往成功之路,胜利之路,希望之路!

            这里,原来也有一条乡间小路。但那是山风刻出的路,树叶飘飞的路,弯弯扭扭,像遗弃在乱石草莽中的一条草绳。这条路穿过荒草丛生、萤火明灭的乱坟岗子。小路边,一片白茫茫的碱地,枯黄的蒿草在山风中颤栗着,因属于三省交界的三不管地带,很少有行人敢于穿越。我的思绪没有停留,越过时间的空间,飞向古老的蛮荒时期。山风怒吼,车骑交辙,刀剑撞击,我仿佛听到了千军万马喊杀的声威。雄将劲卒,争霸一时,留下尸骸遍野,血骨狼藉,一切又归于沉寂。一世之雄而今安在?无人再来问及。沉寂呵,沉寂了多少年,冬风夏云,雨雪霏霏,白苹衰草。岁岁枯荣,谁人问津?

   如果让时针倒转,这里还是一片荒山野岭,终年被云掩雾埋,沉睡在地老天荒的深山野谷之间。这里的山民以土地为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沿袭着古老的方式生息着。人们只知道地面农作物的长势、收成、春播秋藏。直到二十世纪20年代,大别山在沉睡了亿万年之后,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终于苏醒过来了!

       一批又一批的革命者,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了这里,他们在大别山播下了红色的革命火种。

    透过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我看到了大别山人民用大手笔写就的大气魄、高起点、超常轨、快速度、大跨度、跳跃式的鸿篇巨著,这需要何等宏大的气魄和胆识啊!是的,过去的岁月,对于每一个大别山的领导和同志来说,其所表示的意义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年号本身。昨天,大别山人民用热血、用生命驾驭时间,用劳动和汗水浇铸质量,终于才换来了今天的累累硕果。这些丰功伟绩引动着大别山人为昨天的付出而微笑,也激励着他们为明天的战斗而扬眉。谁看了,谁就添了劲儿,长了胆略,无论多重的担子,都敢挺起腰板儿挑上肩去,无论多远的路程都敢一步一步从头迈起!

  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雕刻了大别山的成长史、奋斗史、辛酸泪、点滴情,描绘了世间冷暖,人间阴晴,使大别山人“不上高山难捉虎,不入大海难擒龙”,知难而上,豪爽大度的性格,历历在目。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的图片说明,文字铿锵,激情四溢,吞吐时代风云。

       当初,这里曾是一片荆棘遍地,杂草丛生的地方。大别山人用血肉之躯,在这里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如今巍峨林立的高楼拔地而起,排排松柏含翠欲滴,簇簇鲜花争奇斗艳,亭台长廓,  曲径通幽,座座楼房,廊腰蔓回。新县人有着大山一样的情怀,有着豪爽、大度的气魄。新县人面前的图画是那样的绚丽多姿,五彩缤纷,他们用芬芳的鲜花编织青春的花环,用美好的希望绘制人生的蓝图,欲效雏燕凌空,欲慕鲲鹏展翅,欲学骐骥驰骋。从他们身上,我们真正感受到大别山的沉重,黄土地的厚实,感受到了岁月的艰辛,更感受到了大别山的创业者的胆识与气魄,男子汉的坚韧与顽强。他们为了改变家乡一穷二白的面貌,披肝沥胆,立下鸿鹄之志,弄潮于涛峰浪尖;面对千难万险,他们挺身而上,不屈不挠。

          而今,当你观看着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里展出的一件历史文物,吟读那些名人留下的华章词赋,你难道没能因大别山的恢宏气韵与现代经济大潮的相互撞击而魂魄颤动吗?

   悠悠历史,长长话题,从来如此,依然如此。

   翻阅那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的史册,浩繁卷宗,情结如玑,大别山的磅礴气韵,浸透了这方山水的血脉骨骼,因此,她显得博大精深,气宇非凡。

  然而,大别山却从不甘寂寞。

  历史永远有一扇敞开着的小窗,就像一个简朴的画框,嵌着昨日的天地,昨日的阳光。尽管这绵绵的眷念被不尽的岁月渐渐地冲淡了,但它留下的却值得我们回想。

  但是,无论是这沉沉泥土中裹挟的几多秦砖汉瓦,抑或是萋萋荒草间掩映的几段城墙古垣,几通碑石,儿片朱檐,甚至连这车水马龙似的街道,如梦如诗般的田园,一切又都告诉你:这是一个历史悠久,英雄辈出的地方。

所有的故事,都连接着历史。在岁月年轮碾过的地方,先烈们用生命造就出一片金黄色的灿烂,他们使大别山这片厚重的土地上有了多姿多彩的欢乐,至今仍在感染着人们、鼓舞着人们,并成为一道耀眼的风景线。

   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的魅力是永恒的!

   这里的每一件文物都蕴含着耐人寻味的故事!

   这里的每一张图片都闪烁着英雄们的光辉!

   透过历史的烟云,我仿佛还看得见那血与火的场面!

   大别山曾激荡过推动社会不断进步的历史狂澜。

   大别山在丰厚地域文化的濡润中越发显得文明、灵性、大气和厚重!我为自己能来到这块红色文化积淀丰厚的土地上而庆幸,我为能汲取到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历史文化的琼浆玉液而自豪,我为能耳濡目染如此厚重的地域文化而骄傲!

   文化艺术的诞生和发展需要土壤和环境,更需要为其甘愿奉献和牺牲的人们。

   大别山曾是一片诗的丛林,大别山的山川秀水哟,是多么的醉人肺腑,摄人魂魄,魅力无穷啊!

    观赏着令人难忘的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梦忆着往昔的峥嵘岁月,怎不让人奋发前进呢?纵观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使我看到了大别山的历史,是一部斗争史,更是一部奋斗史!在大别山史书的页缝里,每一座桥梁,每一条道路,无不渗透着大别山人的汗水。今日大别山,你是大别山人树起的丰碑,他们创造了你,他们更不会忘记你——你将永远昭示后来的大别山人!

    ……我仿佛听到天籁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如松柏之语,如清涧之音,幽美而深沉;我仿佛看到一只洁白的仙鹤,鹤鸣清远如无言之歌,在蓝天白云间展翅翱翔;我仿佛登上霞光浴照的峰巅,一览众山,清风徐来,涤澄心胸……

    我站在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前,寻找着大别山人的足迹,也探寻着大别山人心灵的历程。尽管如寻找雪泥鸿爪,尽管如拣取断线遗珠,但我一直兴味蛊然,就像一页页翻读着一部深深吸引我的大书。

    这是一部风云跌宕、意蕴深远的书,这是一部才华横溢、光彩照人的书,这是一部启迪心智、激荡热血的书。大别山人,大山所生,大山所养,他们把自己的青春、生命、爱情,无私地奉献给了大别山的事业。他们历尽苦难,百折不悔。他们走过曲折坎坷的小路,也走过铺满鲜花的坦途;他们尝到过摘到果子的甘味,也品到过吞下黄莲的悲苦;他们是一群大江东去、大浪淘沙式的人物。其间,他们的劳累,他们的爱憎,他们的智慧,他们的意志,他们的精神,他们的襟怀,他们的坎坷,他们的影响,都深深地凝结在了大别山的泥土山石之中……

    此时此刻,在雪亮的强烈的“聚光灯”下,突现在“观众”眼里的是一长串标志着大别山人成功的数字,一串沉默的数字。

    生活旅途上的风雨、泥泞;艰难地跋涉过的丛莽和沼泽;命运的危舟勇猛撞击过的激流旋涡;奋力攀登过的事业的悬崖陡壁;在云层中射下来的一束束振奋人心的阳光……现在都悄悄地退后了,变成了色泽模糊的背景。

    哦,背景,那和大别山人的命运连成一片的背影,其实早就融进了大别山人生命的年轮! 

  大别山人在中华大地上写下了不朽的史诗!

  这是一卷浩繁的史诗,它书写了大别山人的气魄和才干;它书写了大别山人的无畏精神;它证实了大别山人的力量完全可以排山倒海,顶天立地!

  大别山人的事业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