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泉流韵

努力打造全国一流的文学艺术馆

 
 
 

日志

 
 
关于我

原名郭进拴,笔名智泉、郭笑。河南汝州人。1980年参加工作,曾任《乡音》主编,,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现为平顶山学院客座教授,著有长篇小说《美女山,美人河》、长篇报告文学《湛河大决战》等50余部,累计发表作品2000多万字,有164篇(部)作品获奖。其中剧本《无品乡官》获《中国作家》一等奖,《鹰击长空》获《人民文学》二等奖,长诗《寒夜哭母》获《文艺报》一等奖等。1992年获河南省首届优秀文学组织工作者奖。2005年被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授予全国优秀宣传干部荣誉称号。

网易考拉推荐

【郭进拴原创】游南浔金象湖记  

2017-06-15 15:36:21|  分类: 游遍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进拴原创】游南浔金象湖记

        2017年6月8日早上5点多钟,我与出席第六届“徐迟报告文学奖”颁奖典礼暨2017年全国报告文学创作会议的汝州同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赵俊杰先生慕名游览了南浔金象湖公园。
       南浔金象湖公园被誉为“南浔中央公园”,位于南浔新区政府中心地段。2011年2月正式启动建设,于2012年2月开园,公园以绿化为主,总面积33.3万平方米,分为庆典广场、儿童娱乐区、金象主题岛、生态广场和游园散步区。          金象湖公园以绿化为主,分为庆典广场、儿童娱乐区、金象主题岛、生态广场和游园散步区。金象湖公园是南浔区政府2011年十项为民办实事项目之一,也是提升新区生态绿化景观、增添南浔城市新特色新亮点、彰显南浔文化底蕴的重要景观民生工程。该公园位于区行政中心东侧,万顺路以东、朝阳路以南、向阳路以北、嘉业路以西,占地约500亩(其中水面约150亩,绿地约250亩)。项目总投资1.5亿元,由南浔城市新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开发建设,是南浔的中央公园。南浔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曾经的浔商富可敌国,其中尤以四象为最,因此以"金象"来作为公园的主题。同时,南浔地处太湖之滨,水网纵横,是著名的江南水乡,以湖、岛屿和桥来体现南浔的水乡风貌。"四象八牛"闻名天下,其中尤以四象为最,当初又有金象金牛的纪念物来比喻南浔丝商名人的富有,因此以"金象"来作为公园的主题名。

   清光绪年间,出现在湖州南浔民间及江浙一带的"四象八牛",主要是反映南浔自南宋淳年(1252)建镇,浔溪、南林、设镇官、南浔,耕桑以富,行商坐贾荟萃,为江南雄镇。刘大均《吴兴农村经济》:"南浔以丝商起家者,其家财之大小,一随资本之多寡及经手人关系之亲疏以为断。所谓'四象、八牛、七十二狗',指资本雄厚的丝商。'象'、'牛'、'狗',皆以其身躯之大小,象征丝商财产之巨细。"一般认为"象"指拥有财产百万两以上的豪富,五十万至百万两者称为"牛",三十万至五十万两者称为"狗"。其中有名的南浔"四象"分别是刘镛("四象"之首,现有其私宅小莲庄)、张颂贤(现存有其孙张均衡所建的张石铭旧宅)、庞云曾、顾福昌。

        金象湖公园有许许多多几人合抱的香樟树,郁郁葱葱,香气扑鼻。因为香樟树是我们平顶山市的市树,能在这里看到我们家乡的市树,令人感到格外亲切。
       在金象湖公园的一处歌舞表演场地,那踏节的盘和鼓已经摆好,舞人从容而舞,形舒意广.她的心遨游在无垠的太空,自由地远思长想.开始的动作,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是那样的从容不迫,又是那么不已的惆怅,实难用语言来形容.接着舞下去,像是飞翔,又像步行;像是屹立,又像斜倾.不经意的动作也决不失法度,手眼身法都应着鼓声.纤细的罗衣从风飘舞,缭绕的长袖左右交横.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曲折的身段手脚合并。

   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像鹊鸟夜惊.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她的妙态绝伦,她的素质玉洁冰清.修仪容操行以显其心志,独自驰思于杳远幽冥.志在高山表现巍峨之势,意在流水舞出荡荡激情。

  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水的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乐声清泠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笔如丝弦,转、甩、开、合、拧、圆、曲,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蕊宫阆苑,听钧天帝乐,知他几遍。争似人间,一曲采莲新传。柳腰轻,莺舌啭。逍遥烟浪谁羁绊。无奈天阶,早已催班转。却驾彩鸾,芙蓉斜盼。愿年年,陪此宴。

  树上纷纷扬扬落下了几片树叶,这些舞蹈的精灵,时而旋转着轻盈的身子,时而唱出哗啦啦的歌声,他们的一生,如昙花一现,然而再精彩的背后,隐藏着死亡的召唤,但他们毫不畏惧,勇敢地投向大地母亲的怀抱,等待孕育着一个个新的生命!

  珠缨旋转星宿摇,花蔓抖擞龙蛇动。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吟咏着苏东坡的菩萨蛮,看着几十个青年后生活跃在舞台上,身着一色土黄衣裤,蹦跳相加,不愧为龙的传人;赤裸的胳膊,矫健的英姿,确为炎黄子孙;蓬勃的活力,震天的狂吼,实乃真正的华夏男儿!他们奔到前台,如起伏的波浪,忽上忽下,伸长了脖子,眺望着远方,像是在渴盼着什么。一脸的兴奋,一脸的惊疑,一脸的期待。

  看啊!——希望之阳升起来了!

  他们的身后是一群年轻姑娘,俊俏的面庞,婀娜的身姿,灵活的手腕,娇羞的笑脸。一群姑娘,在台后衬托着这些小伙儿,使其更显强劲的阳刚之气。一群小伙儿,在台前掩映着这些姑娘,使其更显妩媚的阴柔之美。

  牧羊浪漫曲响起来了!

  伴着急促、强劲的音乐声,三个身着红衣的牧羊小伙儿在台上跳跃了起来。他们先是围着舞台转着圈,忽而追打嬉闹,忽而抱酒狂饮,忽而躺地烂睡,忽而……在这辽阔的广场上,他们跳着牧羊舞,饮着高原酒,枕着绿草地,真是其乐融融。他们的洒脱、不羁,正显示着平顶山人的粗犷豪放,平顶山人的直爽率真,平顶山人的热情慷慨,平顶山人的实实在在……

  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吸着丝丝雨丝,正徐徐绽放。盛开的月季花伴着阵阵飘缈的云烟又慢慢飞入九天,一个身着粉红纱衣的少女,撑着淡黄的油纸伞,翩翩起舞,如仙女,似蝴蝶,犹碧玉。

  蒙蒙细雨中,十几个撑着伞的绿衣姑娘,如绿叶一般,娇翠欲滴。风吹叶动,那位红衣姑娘犹如一朵带露的月季花,在一片片绿叶的掩映下,婷婷玉立,娇艳动人。

  好一片蒙蒙细雨!

  好一个走雨姑娘!

  随着蒙蒙烟雨,走进了多水的江南。在无数小桥绿水的衬托下,一曲《走雨》更显江南的柔媚。应着古筝乐曲,朵朵滴露的红莲在台上徐徐绽放,又慢慢地升起,飘入云天。雨中走来了一群窈窕秀美的绿衣女子,她们撑着轻薄的油纸伞在雨中漫步。柔软的绣花绿纱袖从手腕轻轻滑落,露出嫩笋般的手臂;一张张笑容荡漾的面庞,随着轻捷的步子不停地旋转着,那飘逸的袖角、裤裙如阵阵绿风、绿烟、绿雾……她们如江南的水一样,慢慢地流着,流着,永不停息地流着!

   在金象湖公园,观众把一处露天舞台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就连石栏杆上也坐满了人。有的观众让孩子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看,许许多多的观众边看边拍照边录像。各种艺术形式如春兰秋菊,各擅其长。如春风拂面,以其浓郁的地方特色和清新的时代美感,唤起了人们对这些乡音的喜爱。他们说唱兼备,风格迥异,有的轻松移步,表演自如,眼神、唱腔、响板同时做起,韵律谐美,字字传神,令人拍案叫绝。整个演出,既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又有意趣横生的活泼节奏;既有粗狂、奔放、高亢的朝气,又有委婉、动情的优美旋律,丰富多彩,人才辈出,如朵朵奇葩,清香幽远,拂人心脾,令人心醉,流连忘返……

  万里河山添锦绣,巍巍中华铸雄浑。看着那五彩缤纷的月季花,听着那激动人心的盛世欢歌,踏着那如歌如诗的节拍,沐浴在旭日下,那歌声,凝聚了无数中华儿女的盈盈心语和无限祝福;蕴含了中华民族崛起的豪迈。那盛世欢歌踏着历史的足音,穿越时空的距离,将中华民族的雄浑隽永地刻入了历史的里程碑。
       金象湖公园有一片荷花园。  举目望去,粉荷垂露,盈盈欲滴,白花带珠,皎皎无暇。绽蕾怒放的,嫩蕊摇黄的,芳唇轻启的,娇羞欲语的等等,不一而足。那一片片的荷叶或浮或立,密密叠叠,如碧玉托浮于水面。我随口吟出两句古诗:“荷叶团团擎翠盖,莲花灼灼斗红妆。”

    莲花属于睡莲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生命力顽强,颇值称道。一粒沉睡于地下千年的古莲子,只需在莲子两端各钳去一至二毫米,给足水分和一定的温度,三天后便会抽出嫩绿的新芽。若重新种植,依旧可以开花结果。我对荷花情有独钟,不单单在于它的美学价值,更多的时候在于它的无私奉献。荷花初现,“田田八九叶,散点绿池初,嫩碧才平水,园阴已蔽鱼”。接着便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慢慢地就“露冷芳意尽,稀疏空碧荷”,到了晚荷,“无有解爱萧条境,更绕衰丛一匝看”,临了还“留得残荷听雨声”,从初夏到深秋,花儿竟次开放,绵延数月,每一个阶段,荷花奉献给人们的是它迥异的神采,无畏的风骨,即便香消玉殒,一眼望去依旧碧绿蓝天,虽死犹生!这时候它什么也不曾带走,却给人们留下了香甜的莲子和粉嫩的白藕,让秋冬的人们大享眼福和口福。 一阵荷风沁凉如水,拂去了我心头阵阵暑气。啊!这就是荷花,它“濯清涟而不妖,出淤泥而不染。”风度高雅,毫无哗众取宠之心,秀丽端庄,却没有矫揉造作之态,于朴实里见俊逸,在持重中显风骨。

  盛夏时节,以幽幽清香,窈窕身姿给人们以美的享受,风刮不倒,雨摧不弯,傲然挺立,气宇轩昂,又赢来了“花中君子”的美称。秋风萧瑟又尽其所有,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大家,只留一簇根柄,在水底默默积蓄,待来年重新奉献。

  我想昙花娇娆,可惜寿命太短,云竹秀丽,然而无果实奉献。而荷花呢,集高洁,顽强,牺牲精神于一身,给予了人们多少启迪啊!

   荷花生在池塘、河湖,远望是平视,近看是俯视,但我依然觉得,我们是在仰望。因为荷花从来都盘踞在我们的景仰之上。

  当她从诗经的河流中崭露头角,一路上袅袅娜娜,羞羞涩涩,至遇上三闾大夫时,便大放异彩。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是屈原慧眼识荷,把荷披在身上,让荷贴近他的肌肤,他的志向,他的情操。他高山仰止的形象,第一次将荷高高举过世俗的目光。

  之后,荷便与诗人结缘,并且植根诗中。它在李白诗中徜徉,在杜甫诗中踌躇,在王维诗中禅定,在李商隐诗中啜泣。当它迈步北宋,一头闯进周敦颐的怀抱,它便登上高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溢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七种品质,卓尔不群,从此大写于我们的心空。

  荷花载着高贵的品质,载着诗意的生活,姗然于我们的眼眸。在乐府民歌里,一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翻动过多少真诚的向往,灼热过多少深挚的思慕。而《西洲曲》中绵邈的吟唱,更是青如莲子,柔似流水,萦心绕耳,千年不绝。而摊开王昌龄绝句,那种“荷叶罗裙、芙蓉向脸、乱入池中,闻歌始觉”的采莲生活,是我们永远都无法企及的经典。周邦彦的“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的幽梦,我们只能神往了又神往。也许我们也曾误入过藕花深处,只因为缺少几杯沉醉,便无法“惊起一滩鸥鹭”,栖息于暮归的诗情。

  荷花无言,可它捧着清香的呓语,开在城市的边缘,乡村的怀抱,摇曳在我们的窗前屋后。它将深碧的绿意,送进我们的凝望,即使烈日炎炎,只要你能静对,你浑身上下便会流淌着潺潺的凉气。它将荷风吹进你的幽室,荷香渗进你心脾;它纯净的花色,一如处子的眼神,微匀的呼吸,那种宁静与安恬,让你不忍心有丝毫唐突。这一刻,你感觉荷塘是一个梦,乡村是一个梦。幽幽清梦,只能被星光微照,被蛙声拉长,被突然而至的蝉歌提到杨柳的梢头。

  青青荷钱平铺时,尖尖小荷上立蜻蜓时,我们的目光在水上,是颤动的涟漪,一再被荷超越。阳光从天空而降时,我们的目光在荷伞之下,享受阴翳,也享受云层中洒下的雨点敲出的清响,那是一片鼓的节奏,一片锣的音韵,抑或几声弹拨,不紧不慢,未成曲调先有情。

   荷花行走在唐诗宋词中,唐诗宋词是高于我们目光的永恒风景;荷花开在明清水墨画里,悬挂于厅堂,那是让我们永远仰望的艺术;荷花亭亭玉立在朱自清和余光中的散文中,他们的散文是激荡于我们心灵河床的波光艳影。

那吒是站在荷花之上的,他舍去了血肉之躯,是正义和勇敢的化身。菩萨是站在荷花之上的,她普渡众生,是我们理想的寄托。

  我们只能端坐在荷花下,用一生仰望,且慢慢将自己砸碎,揉进碧荷,揉进红莲,揉进埋没千年依旧能胚胎萌芽的莲子。

  仰望荷花,我们注定要与这个世界藕断丝连。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