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泉流韵

努力打造全国一流的文学艺术馆

 
 
 

日志

 
 
关于我

原名郭进拴,笔名智泉、郭笑。河南汝州人。1980年参加工作,曾任《乡音》主编,,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现为平顶山学院客座教授,著有长篇小说《美女山,美人河》、长篇报告文学《湛河大决战》等50余部,累计发表作品2000多万字,有164篇(部)作品获奖。其中剧本《无品乡官》获《中国作家》一等奖,《鹰击长空》获《人民文学》二等奖,长诗《寒夜哭母》获《文艺报》一等奖等。1992年获河南省首届优秀文学组织工作者奖。2005年被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授予全国优秀宣传干部荣誉称号。

【郭进拴原创】恸哭好友郑国平  

2018-03-02 15:15:32|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进拴原创】恸哭好友郑国平
     2018年3月1日下午,突然接到好友郑国平电话,然后传来了一位女士的声音:“郭哥!我是郑国平的爱人!我曾和国平去过您家!我刚才看国平的手机,存有您的手机号!他今日凌晨去世了!我想在星期六上午8点在市殡仪馆为他举行个遗体告别仪式!”顿时,如五雷轰顶,我放声恸哭,彻夜难眠……
    我悲伤,我惊骇,我恸哭,我控诉死神怎么这么不讲道理?草菅人命,它是否酒喝多了,看到“郑国平”三个字,就醉眼朦胧地大笔一挥,在生死簿上抹去了国平先生的名字?
     3月1日传来的噩耗以及噩耗的被证实,将我几乎击倒,我惟一的念头是,这怎么可能,一定是搞错了!我不愿意接受这令人痛心的事实!

 晴天里,一声霹雳
说你撒手西去。
我不敢相信啊
我的心口好堵,好压抑
我不停地安慰自己:
这肯定是以讹传讹
这绝对是在恶作剧
但是,事实是残酷的
可怕的事实专与我为敌
反复地求证之后
我淌下了成串的泪滴
 
郑国平啊郑国平,
你的未来和过去
你的朋友和亲戚
还有你的身体
你怎不知道爱惜!
明明是可以推杯的酒席场合
有的甚至还是虚情假意
你呀,你真该置之不理!
 
国平啊郑国平,
我知道你是那性情中人
你豪爽耿直讲义气
为了朋友,
你总是不愿伤感情
宁肯伤身体
可你怎不想想
你真正的亲人是谁呀?
是你的亲生父母
是你的姐妹兄弟
是你的恩爱娇妻,
是你可爱的女儿
以及你的女婿
可你说丢就丢下了
好狠心啊狠心的你
 
国平啊国平
你可曾算过
你今年才四十有几?
千不该呀万不该
你不该自闯那凄风苦雨!
黄泉之路路漫漫
你孑然一身独行踽踽
你或许丢得下大家
可大家怎能把你忘记
仰望咱们共同登过的绵延群山
那是我满怀里不尽的忧郁
俯瞰咱们曾经趟过的滚滚河水
那是我昼夜间不停的悲啼
 
 
国平啊国平
人生路长修远兮
你曾在沙河写诗
你曾在尧山下棋
你曾在龙潭峡攀岩 
任意南北东西
你走村串巷服务我党党员
引导他们参政议政同奔小康共富裕
你的人生左右逢源
各界名流都能把你看得起
可为什么呀为什么
你为何不给阎王送礼
否则也不会英年早去
 
国平啊国平
阎王如此绝情
苍天如此薄义
大势已然无可挽回
你一路走好吧
来世的人生再别难为自己
千万要分清真正的友谊
你一路走好吧
我们知道你还有很多放不下
放心吧,朋友
朋友一场的我们啊
我们一定会帮你料理
我们惟一的祈祷只有一个,
祈祷你能静静地安息!

      
郑国平,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就这样走了!他忘掉的是自己,挂念的是别人。他多才多艺,琴、棋、诗、书,无所不通。他性情豪爽,常常端着酒碗,边痛饮,边写诗作文。他一生坎坷,历尽种种困厄,磨难,颠踬、冷眼。
      国平,这个一脸朴实、一脸憨厚、出身农家、能诗能酒能文章的好人,他的作品多次登上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党刊《前进论坛》,并多次荣获大奖。
 
     
国平来自贫寒之家,看看他爬山穿的衣裤,真的,也许还不如工地上的民工。他总穿着登山鞋,也许那双鞋曾经是他的一个梦呢。就是这样一个好人,他在优越感无比的文友面前没自卑过,他乐观,他热情,他心里只有山野、朋友,有勇气、关爱。
 
     
国平,在我们一起走过的龙潭峡上,你总是帮了这个帮那个,你总是走得不可思议地飞快,别人需要4个小时的路程,你只需要不到2个小时,这不是神话,而今,却成了永远的传奇。只要与他呆过一段时日的人,都知道他是面善心软的大好人。他是农工党高新区支部主委,他是卫东区政协委员,他是我们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平顶山分会副秘书长,他又是深爱着平顶山的文朋诗友!国平啊,文友尚在,君尚在否?君尚在否?
 
     在我们组织的一次笔会的穿越中,你毅然攀上崖壁,你像一只雄鹰,渐行渐远……你的朋友们一直将感激和怀念藏在心底,是因为我们知道,你是一个视大家为挚友的人,你给我们信任,从未期望收获感恩。你不知道,在我们生命的崖壁上,已经留下你深深的刻痕。
国平啊,朋友都在,而君安在?而君安在?
 
     我的朋友
国平啊,我不相信你走了,再次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是你的亲人吧,告诉我,你走了,真的就走了。君欲何往啊?君欲何往?
 
      在一次文友聚会中,桌上的文友一致要求你当场赋诗。就这样,你一首,他一首,其乐融融。你喝高兴了,一连几次与我紧紧拥抱。可是,如今你走了,我少了一个真挚的朋友,少了一个喝酒的朋友,少了一个可以问路的朋友,少了一个在关键时刻能挺身救助别人的朋友。平顶山,少了你,少了多少东西啊……你衣袂翻卷飘然而去了,留下的,是我们无尽的沉重,是朋友们黯然的神伤。
     在这令人悲恸的日子里,我,和其它想念你的朋友们一样,一天没有出门,没有去游咱们曾经同游过的白龟湖。我,也和许许多多怀念你的朋友一样,一个个夜晚,呆看着房顶,一任泪水流淌。我流泪,为你,为我的朋友,为我再也不能谋面的朋友。为一个曾经在山路上踽踽而行的影子,为一个在青山间飘忽的灵魂。
 
      我望着《前进论坛》上刊登的你的文章,默默无语。
 
    山静默着,云淡然着,水呜咽着,石沉睡着。你为什么登山?因为山在那里。可是山还在那里,你为什么不来登了呢?朋友,山在这里,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
      
国平,我的好朋友,我敬佩你敢于仗义执言、直言快语的作风!我心想,认识你是我这辈子的福气。可是,你这残忍的朋友,你不打一声招呼,不留一点余地,你走了,不留下一点点机会,一点点后来人认识你的机会。
     认识你,是从你凌厉机智泼辣坦诚的语言里。看看咱们共同用心血和汗水创作出版的《洪流滚滚》,不由人怀念你在的日子。原以为你会是一个狂傲的人,在你我的悄悄话交流中,蓦然发现你其实是一个谦虚而彬彬有礼的人。
    能诗能酒能文章仙岛遽邀名士去,亦和亦介亦豪爽清风时怅故人遥。
国平先生,你知道吗?你的妻子、女儿已备好了为你庆贺生日的礼物;你知道吗?文友们已备好了为你接风、为你庆贺生日的酒宴;可你走得太突然,太匆忙了,没能等到这一天。
     国平啊,国平!你是否死得太冤,太屈?你走的那天寒风袭中原,大雨从天落,“三月一日天降雨,苍天哭君送纸钱。”你的魂灵感化了苍天大地,“寒风密雨引雷声,文友何人不悲情。”
    国平啊,国平!你别走!我看到了,你的亲人、朋友和无数的读者都是这样在心里呼唤着。悲声难挽流云住,哭音相随野鹤飞。你知道吗?此刻在市殡仪馆,大家为你设立了灵堂。数不清的花圈和挽幛,从屋里一直排列到屋外。不管相识不相识,熟悉还是陌生,人们的哀思和悼念如潮水般不可阻挡。一封封唁电唁函,一条条挽幛挽联,如哀惋而忧郁的诗篇,升腾着追念您的情感。当拥挤的人流开始在哀乐声中缓缓地向你辞别的时候,我的视线又一次模糊了……学富雕龙文修天下,才雄走马星殒人间。十余年教诲,十余载深交,遂为九泉之客,哀哉!悲哉!痛哉!
     哭你,我的好朋友——郑国平!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